用户不存在

不见啦

N周年演唱会后的休息室

草稿流~姿势有参考 ̄  ̄)σ

为迎接我宝五周年,摸了四周年很喜欢的一套衣服~~~

P2呜呜呜太好看了

糊的很有年代感,很有FEEL,吹爆(神志不清)QWQ

五周年了,这一年一年真是快啊。。。
四周年时最喜欢他们那套黑色金边花纹的衣服,很cool,每个人都跟娃娃一样好看QVQ
小千看起来还软软的
但现在尤其是在杜莎夫人蜡像馆时,这大佬气息!这大佬眼妆!我!!!
我!!!
我——!!!
我想要软萌的烊烊!!!(灵魂的呐喊)
(话说蜡像真是一言难尽啊啊啊这算不算官方ooc)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写同人文的最初原因,是因为没有/很少有符合我内心所想的他们的文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莱特
估计就是这样吧,想要把脑海中的我的“哈姆莱特”具体化
这也是我的私心
(但因为一直在成长在观察,现在看以前写的文都会有种中二羞耻OOC的感觉(跪))

( ・᷄ ᵌ・᷅ )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日常(并不是)玩梗~原梗见P6
P1-“也许少女攻的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
      少女攻攻起来才不管什么原梗╯^╰
      衣服参考在P5
P2-“本想亲亲的可为什么周围出现这么多闲人!!!”
      我对凯莉真是爱的深沉~
P3-“你害羞的话——那就由我主动吧♡”
      嗯纯粹是想画P4的小凯~强行拉艳芬姐出镜2333  眼镜是本体但因为太难画了就不画了qwq

甜蜜陷阱

3.初露端倪

“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对吧邬童?”

尹柯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涌入室内,而第二次来访的邬童却摩挲着手中的陶瓷茶杯,幽幽的盯着尹柯的背影:

“如您所说,医生。”

“不,你错了——我不是医生,你也不是病人,”

尹柯笑着转身,迎着年轻人的注视走到单人沙发上坐定,

“我只是一个听你倾诉心中烦恼并为你的迷茫提供帮助的人,而你,只是遇到了些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的小问题而已,不是吗?”

邬童盯着对面人的脸,思绪不自觉的恍惚——

为什么……要这么温柔呢?

“那我们继续上次的聊天吧,”

尹柯说,

“你对你心上人的热切喜爱我记忆犹新,产生恋爱感情的人们总是希望能多知道些对方的信息。我高中时喜欢上一个人,她非常的温和乖巧,名次总是差我一位,我每每看到成绩榜都会暗喜,还觉得这是缘分,所以那时还会装作不在意的接近她的朋友,打听她的喜怒哀乐。”

必要的自我暴露会促进和当事人感情上的共鸣,能让他产生亲近感,更放松也更信任咨询师。

果然,邬童一直僵着的脸松动了许多,他颇为好奇的问:

“你……也会这样吗?我、我是说,你看起来不像那种会打听别人事的人啊。”

“爱情能改变人,我也不例外。”

尹柯见达到目的后,话题一转又绕回了邬童身上,

“那么你呢?你是怎样了解他的?你说你会电脑,接下来呢?”

“接下来?哦……接下来、接下来我就在网络上搜寻关于他的信息,跟他的朋友打听他……”

一谈到自己来访者有些心不在焉,他低头不停的扭着自己的手指,想把它们缠在一起,

“可是我没有勇气去跟他告白,甚至都不敢跟他打招呼,我、我怕他会厌恶我,觉得我恶心……但我也做不到不去关注他,每天晚上一闭眼我脑子都是他,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尹柯静静的看了他片刻后视线转移默默的摆弄起茶具。

今天焦耳准备了较为甘甜的玫瑰花茶,玫瑰花的药性非常温和,能够温养人的心肝血脉,舒发体内郁气,起到镇静、安抚、抗抑郁的功效。

“邬童,你知道吗?喝热玫瑰花茶必须将茶杯先行温热,以防止温度迅速下降,这样才能使茶香充分的飘散出来。”

尹柯为他的来访者斟满一杯花茶,而邬童沉默的看着他。

柔顺黑亮的刘海乖顺的贴在前额,细密的睫毛上下翻飞像轻盈舞动的蝴蝶,琥珀色的眼睛简直就像他手中的这一杯玫瑰花茶,泛着潋滟而诱人的光。

而最让人移不开眼的,是那瑰色的唇瓣,比女孩子精心涂抹口红的双唇更加娇艳,邬童甚至能想象出自己贴上去吮吸时那柔软的触感——他一定也会染上那引人犯罪的“红”吧。

“邬童?”

年轻的咨询师轻声打断邬童越来越旖旎的思绪,那双闪着水光的眸子看起来镇定而从容,

“再不喝茶就凉了哦?”

“——啊!是、是!好的!”

他有些慌张的低下头,好隐藏自己泛红的脸颊,只是心跳声在猛烈敲打着耳膜,提醒他刚才脑里在臆想着什么。

邬童深吸一口气,花茶浓郁的玫瑰香味便充满鼻腔。

好香……就像他一样。

他近乎虔诚的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在唇齿间游移,像情人灵巧的带着甜味的舌,细细的舔过他的每一颗牙齿。

“怎样?平静下来了吗?”

尹柯的声音真是这世上最温柔的音乐,邬童捧着茶杯抬眼看他,咧开嘴露出犬齿,微笑着点了点头。

感觉非常好——就像接吻一样。

甜蜜陷阱

2.另一个身份

“哎,尹哥好!”

尹柯和焦耳刚下车,穿着黑白侍者服的漂亮女孩儿就冲他们挥挥手,然后热情的拉开酒吧门招呼他们进去。

“哎哎哎!你焦耳哥这么大体格呢都没看见???”

被实力忽视的胖助理不乐意了,叉着腰挺着大肚子强行卖萌,

“好气哦!气成河豚!!”

“得了吧焦耳哥,就你那样不生气也是河豚啊!”

女孩儿笑嘻嘻的和他斗嘴,还调皮的拍拍焦耳圆滚滚的肚皮。

尹柯没有搭理身后吵吵嚷嚷的两人,径直坐在吧台看着舞池中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和他们脸上放肆的快乐,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嗨~今天来的挺早嘛,SINGER。”

耳边响起熟悉的女声,尹柯收回目光转身看向吧台,栗梓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一杯颜色鲜艳的血腥玛丽摆在他面前。

“咨询室没什么事,就提早过来了。”

尹柯像一只懒惰的猫,支着头垂眼打量吧台上面的繁琐花纹,

“你知道的,栗梓,到这里我才能放松下来。”

“当然,尹柯。”

短发女人温婉一笑,将一份精致的面食端上桌,

“我们都知道——所以你看,小松特地给你做的。”

“呵,在酒吧里吃牛肉面也就班小松能想的出来。”

尹柯无奈的摇摇头,但还是接过筷子吃了起来,

“哎,说起来,小松去哪儿了?”

“他?”

栗梓一哼鼻子抱起手臂,

“他怂呗!怕你吵他,所以躲在后面不敢出——”

“哎!!谁怂啊!男子汉大丈夫我怎么会怕呢!”

栗梓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人撩开帘子走了出来,

“你看,我这不是给焦耳煮面呢吗!”

“呦呦呦!小松你真好!!!”

焦耳一听有吃的也不跟女侍者斗嘴了,巴巴儿的盯着班小松手里的碗流口水。

“那小松你做什么了?为什么怕我生气?”

尹柯抄起一口面吹了吹,风轻云淡的问。

“昂……其实也没什么……”

酒吧老板尴尬的搓搓手,一双杏眼滴溜溜的乱转。

“班小松,敢做不敢说你算什么好汉!”

栗梓在一旁横眉冷对,嘲讽技能全开。

“好啦好啦!我说、我说还不成嘛!真搞不懂栗梓你是站那一边的!”

班小松苦着脸哼哼唧唧的妥协,

“就、就两个星期前……我在酒吧玩嘛,不小心喝大了……然后有人问我、问我关于你的事情,我就不小心说出去了……”

尹柯闻言轻皱眉头,班小松见状连忙举起三根手指发誓:

“尹柯!我我我保证我没把你的工作啊隐私啊什么的说出去!我就说你是酒吧的一个驻唱歌手……还有一些我们高中时候的事……”

“这些倒无所谓,可是小松,你不是说好要戒酒的吗?”

尹柯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老同学,

“你还想不想要一个健康的宝宝了?”

“哎哎哎尹柯这事儿你别在这里说啊……”

班小松红着脸嘟囔,反观一旁的栗梓倒是笑哈哈的没一点儿忸怩的样子。

“你跟你朋友说些我的事又没什么,谁说心理咨询师就不能来酒吧了?”

尹柯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面,笑道,

“我白天当别人的情感垃圾桶,如果晚上不来这里发泄发泄,估计我会给憋死。”

“我们都知道啊~”

栗梓接话道,

“可是你这个万人迷啊,站在台上一唱歌一跳舞——就算什么的都不做就干杵在那儿吧,就有大把的靓女来问我们你的事啊!哦对,还有不少长得好看的男生!!”

她嘿嘿笑了几声,圆乎乎的苹果脸转眼阴云密布,

“我怕他们会影响你白天的工作,然后小松就提议我们三缄其口,谁也不说。结果呢?这家伙自己喝高了违规不说,居然还瞒了我两个多星期!多可恨!”

班小松从小吵架就没吵过栗梓,所以他现在急的都快成了苍蝇搓手.jpg了:

“我我我这不是那时喝断片了嘛没想起来……”

“哦~!那可真是个好借口啊!”

——所以栗梓还是因为小松瞒她不高兴。

尹柯看着眼前打情骂俏(班小松os:尹柯你语文是不是不太好?)的小两口,吧唧吧唧嘴喝下了碗里最后一口汤。

而那杯血腥玛丽,从头到尾,他都没动过。